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010-64168475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9号东环广场A座写字楼9层
邮编: 100027
电话: 010-64168578
传真: 010-64748699
邮箱: service@lujialawyer.com
【仲裁案例解析】仲裁庭有权裁定由于第三方资

来源:fun88乐天堂     发布时间:[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2019年4月29日,在RSM Production Corporation v. Saint Lucia, ICSID Case No.ARB/12/10 (决定原文请见:阅读原文)一案中,ICSID临时撤销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认为:在仲裁申请人不遵守仲裁庭下达的费用命令的情况下,仲裁庭可以中止仲裁程序;如果仲裁申请人在中止期间仍不提供费用,仲裁庭可以终止仲裁程序并驳回仲裁申请人的请求。但是,仲裁庭“影响实体地(with prejudice)”驳回仲裁申请人的请求,因为这不仅涉及程序事项,也涉及实体事项,影响到案件的曲直和仲裁申请人提出请求的。因此,委员会决定部分撤销裁决,即保留裁决中关于终止程序的决定,但撤销关于“影响实体”地驳回仲裁申请人请求的决定。

  仲裁程序和撤销程序的申请人RSM Production Corporation (以下简称RSM)是一家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设立的公司。2000年3月29日,RSM与圣卢西亚(仲裁程序和撤销程序的被申请人)签订了《圣卢西亚与RSM制作公司的协议》(以下简称“《协议》”)。根据该协议,圣卢西亚授予RSM在近海地区的独家石油勘探许可证。因发生边界争端,影响到勘探地区,据称这使RSM无法开始勘探。RSM认为《协议》仍然有效,圣卢西亚则认为,由于不可抗力,《协议》已过期或至少无法执行。

  2012年3月30日,RSM根据《协议》和《解决国家与其他国家国民之间投资争端公约》(以下简称“《ICSID公约》”)将其与圣卢西亚之间的争议提交ICSID仲裁。

  2016年7月15日,仲裁庭作出多数裁决如下:(1)驳回RSM的所有请求;(2)由RSM承担所有仲裁费用615,670.25美元;(3)RSM应补偿圣卢西亚的法律和其他费用291,153.76美元,以及从裁决之日起至全额支付之日止的利息(年利率按照3月期伦敦银行间拆借利率加4%计算)。(4)驳回当事人的其他救济请求。

  2016年11月12日,ICSID收到了RSM的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RSM根据《ICSID公约》第52(1)条基于如下三个理由撤销裁决:(1)其中一名仲裁员Dr. Griffith不满足性的要求,故仲裁庭组成不适当。(2)仲裁庭明显超越权限,因其:(i)在《ICSID公约》未作出的情况下,仲裁庭不适当地命令RSM在任何关于案情的庭审之前提供费用;(ii)仲裁庭以RSM未提供为由驳回RSM的请求,而《ICSID公约》并未赋予仲裁庭此种。(3)仲裁员Dr. Griffith不满足性的要求却参与了决策的整个阶段,仲裁庭偏离了基本的程序规则。

  RSM请求委员会决定:(1)仲裁庭组成不适当;(2)仲裁庭明显偏离了基本的程序规则;(3)仲裁庭命令采取临时措施,明显超越权限;(4)仲裁庭要求RSM提供费用,明显超越权限;以及(5)仲裁庭中止仲裁并裁定影响实体(with prejudice)地驳回RSM的请求,明显超越权限。因此,RSM请求委员会撤销裁决并命令圣卢西亚支付RSM在撤销程序中产生的所有费用和开支。

  《ICSID公约》第52(1)条:“任何一方可以根据下列一个或几个理由,向秘书长提出书面申请,要求撤销裁决:(a)仲裁庭的组成不适当;(b)仲裁庭显然超越其;(c)仲裁庭的有受贿行为;(d)有严重的基本程序规则的情况;(e)裁决未陈述其所依据的理由。”在本案中,RSM基于上述第(a)、(b)、(d)项理由请求撤销裁决。

  委员会表示,虽然当事人总体上同意撤销程序的目的在于ICSID程序的完整性,但二者对于委员会应当采取的做法存在分歧。圣卢西亚认为撤销是一种仅适用于严重偏离基本程序的“特殊救济”,撤销裁决的请求须满足很高的标准。相反,RSM认为,不存在任何支持或反对撤销的推定,撤销理由不应作狭义或广释,撤销请求的举证与其他任何请求的举证并无不同。

  当事人不能在撤销程序中提出其未向仲裁庭提出的新事实。同时,在撤销程序中提出的论点与撤销理由有关,这些论点本身无需在原仲裁程序中提出。

  RSM称其中一名仲裁员Dr. Griffith未满足《ICSID公约》第14(1)条所的性要求,故仲裁庭组成不适当,构成《ICSID公约》第52(1)(a)条的撤销裁决的理由。RSM还认为,该仲裁员的参与严重违反了基本的程序规则,构成《ICSID公约》第52(1)(d)条的撤销裁决的理由。

  圣卢西亚认为,根据《ICSID公约》第58条,仲裁庭的性事项应由未遭受的仲裁员决定,RSM试图让委员会对此进行重新审查,在本质上是对前述决定的上诉,其请求不应被允许。为此,圣卢西亚援引撤销委员会在Azurix v. Argentina and案和 EDF v. Argentina的中的决定以支持其观点。

  在这方面,RSM的主要论点是:委员会有权重新审查对仲裁员的,因为委员会本身必须确保仲裁庭组成适当;《ICSID公约》并未委员会进行此种审查,像EDF案中关于审查标准的主张在《ICSID公约》中根本没有依据;在本案中,仲裁员不的部分是在未受的仲裁庭作出决定之后才产生。

  第二,在审议决定所适用的标准方面,不同的撤销委员会也存在分歧。Azurix v. Argentina案的委员会将审查限定在以下方面,即未受的仲裁员是否未能适当遵守向仲裁庭提出的程序;EDF v. Argentina的委员会则认为,除非未受的仲裁员不取消仲裁员资格的决定“显然不合理,任何通情达理的决策者都不可能作出这样的决定”,否则不应撤销裁决。但是,RSM没有采纳上述的两种做法且在其撤销论点未予以适用。因此,委员会没有必要就这些案件的处理办法形成自己的意见。

  为评估当事人的论点,委员会审议在这个案件中对仲裁员提出的根据,以及RSM指称的仲裁庭没有适当组成的情况:仲裁员Dr. Griffith在其第一份关于命令提供费用的赞同意见中,将第三方资助者描述为“商业冒险家(mercantile adventurers)”,并将第三方资助与“赌博”联系起来。RSM认为这些观点的语气“消极激进”,显示出对第三方资助的,因而也对作为受助方的RSM存有。RSM还表示,在RSM对Dr. Griffith提出时,该仲裁员有机会提供意见但并未这么做,而是在第二份对裁决的赞同意见中再次提及在第一份赞同意见中的说法,这些都强化了该仲裁员对RSM的。

  另外,在RSM对Dr. Griffith提出时,Dr. Griffith没有提交任何意见,而是在第二份赞同意见中提到该事项。委员会认为,该事实最多了第一次赞同意见中的说法,但不会对关于性的结论产生影响。

  简言之,即使进行重新审查,并考虑未受的仲裁员在作出决定时所没有考虑到的因素,也没有理由得出结论认为Dr. Griffith缺乏《ICSID公约》第14(1)条所要求的必要性。

  《ICSID公约》第47条:“除双方另有协议外,仲裁庭如果认为情况需要,可以采取任何临时措施,以任何一方的。”RSM认为该条仅赋予仲裁庭“”采取临时措施的,仲裁庭“命令”采取临时措施,仲裁庭命令采取临时措施的行为明显超越权限,根据《ICSID公约》第52(1)(b)条,裁决应被撤销。圣卢西亚则认为,其他仲裁庭向来将《ICSID公约》第47条中的“”采取临时措施解释为“命令”采取临时措施并使其具有约束力。

  首先,委员会表示,《ICSID公约》第47条所使用的措辞是“”,而非“命令”。此外,公约的谈判历史表明,“”一词是有意选择的,而不是拟议的备选词“”。但是,公约的谈判历史也表明,尽管使用了“”一词,但不遵守关于临时措施的可能产生一定后果。正如法律委员会Mr. Broches在关于第47条中保留“”一词的表决后所指出的那样,如果执行仲裁庭关于临时措施的,“仲裁庭在作出裁决时无疑会考虑到这一事实”。

  因此,委员会认为,仲裁庭“命令”采取临时措施不构成明显的超越权限。即使仲裁庭称其命令具有“约束力”,但使用“命令”(而非“”)一词本身不构成超越权限,更不构成明显超越权限。

  RSM认为仲裁庭命令提供费用显然超越权限。《ICSID公约》第47条:“除双方另有协议外,仲裁庭如果认为情况需要,得采取任何临时措施,以任何一方的。” RSM认为,根据《ICSID公约》第47条,只能采取临时措施来现有的。在下达费用命令之前,关于费用的命令还未产生,故就第47条而言,不存在任何需要的现有。采取临时措施的目的在于维持现状,但仲裁庭通过改善圣卢西亚的地位打破了现状。

  圣卢西亚认为,RSM只是不同意仲裁庭对法律的适用,不涉及仲裁庭是否超越权限的问题。此外,圣卢西亚还表示,仲裁庭已经明确指出,的可以包括附条件的或将来的,该观点已得到其他仲裁庭的支持。

  委员会认为,命令采取临时措施要求RSM提供费用不构成明显超越权限。第47条未可的的性质,不排除可能附条件的。因此,未下达费用命令并不妨碍下达费用命令。其他仲裁庭已命令将费用作为一项临时措施,因此,即使怀疑命令提供费用可能超越权限,它在任何情况下也不可能明显超越权限。

  此外,仲裁庭承认其行使的是有限的。因本案存在“特殊情况”,仲裁庭下达费用命令具有正当理由。这些情况涉及基于RSM在其他案件中的表现,RSM将不会支付任何被要求支付的费用。另外一个情况是,未被披露的第三方资助者是否愿意支付费用裁决无法确定。简言之,仲裁庭基于第47条所赋予的并根据本案特殊情况,行使了一种狭窄的和受的管辖权,要求RSM为其可能承担的费用提供。在这方面,委员会不认为仲裁庭超越权限,更不认为仲裁庭明显超过权限。

  RSM认为《ICSID公约》未不遵守临时措施的惩罚是有意为之,仲裁庭根据该公约第44条(其中第2句:“如发生任何本节或仲裁规则或双方同意的任何规则未作的程序问题,则该问题应由仲裁庭决定。”)对惩罚进行填补。此外,仲裁庭根据该仅有权处理无关紧要的程序事项。因此,仲裁庭认为其根据该有权中止程序,并裁定影响实体地驳回RSM的请求的行为构成《公约》第52(1)(b)条所指的明显超越权限。

  圣卢西亚称,RSM再次试图证明仲裁庭在法律上存在错误,并试图对仲裁庭的决定进行上诉。圣卢西亚进一步表示,由于《ICSID公约》和《ICSID仲裁规则》未对不遵守临时措施命令的后果作出,仲裁庭完全有权根据《ICSID公约》第44条第2句行使,对不遵守命令的后果作出自己的决定。仲裁庭根据第44条第2句所享有的不仅限于决定无关紧要的程序事项。

  针对当事人之间的分歧,委员会回顾了仲裁庭决定中止程序的过程:(1)仲裁庭下达费用命令要求RSM在30天内履行;(2)RSM未提供费用,仲裁庭决定中止程序,期限为6个月;(3)6个月期限届满,显然RSM提供费用,仲裁庭作出裁决,裁定影响实体地终止仲裁程序。RSM认为仲裁庭中止和终止程序的行为明显超越权限。

  仲裁庭决定,仲裁程序只有在提供费用之后才可以继续。委员会认为,仲裁庭作出该决定显然在仲裁庭的权限之内。问题在于,仲裁庭终止仲裁程序的决定是否也属于《ICSID公约》第44条第2句所指的程序事项。

  仲裁庭的裁决对这个问题的处理并不完全清楚。仲裁裁决第二章的标题为“影响实体地驳回请求”,裁决第108段和第138段都表示“仲裁庭一致同意影响实体地驳回请求”。尽管有这些肯定意图的表述,仲裁庭在最后部分的正式决定中表示:“驳回申请人所请求的所有救济”,但未提到此种驳回是影响实体地驳回。虽然仲裁庭的正式决定或裁决通常被认为是具有约束力的唯一部分,但事实上双方当事人都将仲裁庭的决定视为影响实体地驳回。因此,委员会也将如此对待。

  虽然仲裁裁决中的正式决定未使用“影响实体”一词,但如前所述,基于仲裁庭在裁决中提供的理由,其正式决定中的“驳回”一词是指影响实体地驳回,故仲裁庭明显超越权限,裁决第184(i)段应部分撤销。

  综上所述,RSM成功部分撤销了仲裁裁决,但其撤销裁决的主要请求未获得成功。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撤销程序的费用,包括委员会的费用和开支,以及ICSID的管理费用和直接开支,应由RSM承担大部分。因此,委员会决定这些费用应由圣卢西亚支付三分之一,RSM支付三分之二。出于同样的理由,委员会决定RSM应承担其自身的法律费用和支出,并承担三分之一的圣卢西亚的法律费用和支出。

  最后,委员会作出以下决定:(1)部分撤销仲裁庭的裁决,即撤销仲裁第184(i)段关于影响实体地驳回RSM的救济请求的结论。(2)撤销程序的费用,包括临时委员会的费用和开支,ICSID秘书处确定的管理费用和其他直接费用,应由圣卢西亚支付三分之一,RSM支付三分之二。(3)RSM应承担其自身的法律费用和支出,并承担三分之一的圣卢西亚的法律费用和支出。

  《ICSID公约》第47条:“除双方另有协议外,仲裁庭如果认为情况需要,可以采取任何临时措施,以任何一方的。” ICSID临时撤销委员会在本案中阐明,虽然该使用的措辞是“”,但仲裁庭“命令”(而非使用“”一词)采取临时措施不构成明显的超越权限,即使仲裁庭称其命令具有“约束力”。

  另外,尽管《ICSID公约》或《ICSID仲裁规则》未作出,不遵守临时措施将产生一定后果。根据《ICSID公约》第41条,仲裁庭可决定其本身的权限;根据《ICSID公约》第44条,仲裁庭可以就《ICSID公约》、《ICSID仲裁规则》或当事人协议中未的程序问题作出决定。因此,在当事人不遵守临时措施的时,仲裁庭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对仲裁程序进行控制。此种控制包括根据《ICSID公约》和《ICSID仲裁规则》决定是否应中止或终止仲裁程序。但是,无论如何,仲裁庭“影响实体地”驳回仲裁申请人的请求,因为这不仅涉及程序事项,也涉及实体事项,影响到案件的曲直和仲裁申请人提出请求的。

  在本案的基础仲裁程序中,仲裁庭考虑到申请人在其他案件中曾有过不遵守费用命令的“前科”,在不确定未披露的第三方资助者是否愿意支付不利费用裁决的情况下,要求仲裁申请人提供费用。在ICSID临时撤销委员会看来,仲裁庭下达此种命令具有正当理由,不构成超越权限。由此可知,当事人在以往的其他案件中的表现可能影响仲裁庭在当前案件中的决定,而当事人在当前案件中的表现又将影响案件的结果。在本案的基础仲裁程序中,仲裁申请人未根据仲裁庭的要求提供费用,导致了仲裁程序的中止;仲裁申请人在程序中止期间仍未提供费用,又导致仲裁程序终止,其请求被驳回。在委员会部分撤销裁决后,此种驳回非“影响实体”的驳回,这意味着仲裁申请人可以重新将争议提交新的仲裁庭审理。至此,这场历时超过7年的争议又回到原点,给当事人带来的只有时间和的浪费。


 


                                                        fun88乐天堂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