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010-64168475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9号东环广场A座写字楼9层
邮编: 100027
电话: 010-64168578
传真: 010-64748699
邮箱: service@lujialawyer.com
创业板注册制落地 IPO或迎大爆炸 VCPE迎“去库存

来源:fun88乐天堂     发布时间:[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仅仅三年之前,A股首发上市的平均审核周期还在3年以上,而随着科创板、创业板注册制的落地,审核时长被大幅压缩。这对企业、券商,以及一级市场的VC/PE机构而言,都是“太幸福的事”了。

  6月30日晚间,深交所公布创业板并试点注册制的第六批获受理企业,其中,25家企业申请IPO。截至6月30日,创业板注册制下获受理IPO企业已达121家。

  据投中网数据显示,仅在首批32家申报企业中,就有19家企业曾获得过VC/PE投资,占比接近6成。

  “注册制的落地救活了整个创投行业。”达晨财智总裁肖冰在公开场合表示,注册制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有些创新性做法,超出了市场预期。而随着注册制深入推进,IPO将呈现常态化发展,这从根本上解决了创投基金的退出问题。

  有VC机构合伙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总认为VC/PE是在一二级市场里套利,但套利不是我们的本意。基金管理的是LP的钱,资金需要退出,才能实现良性循环。”

  11年前,创业板横空出世,退出无门的中国本土创投终于迎来了爆发式的收获。2020年6月,创业板注册制落地,了又一波人民币基金的退出盛宴。

  截至6月30日,创业板并试点注册制下的六批获受理IPO企业已达到121家。且曾获得过私募股权基金投资的企业不在少数。其背后既有中小型机构,也有高瓴资本、深创投、毅达资本、君联资本、IDG等管理规模较大的头部机构。

  其中,多家企业背后出现深创投的身影,且在企业中合计持股比例颇高。具体而言,东莞怡合达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怡合达)是一家从事自动化零部件研发、生产和销售,提供FA零部件一站式供应的企业。目前,深创投直接持有公司1188.43万股股份,并通过其控制的红土创投、红土投资和红土智能间接持股,总计持有怡合达4111.34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1.42%。

  此外,高瓴旗下的珠海高瓴、珠海澜盈合计持有怡合达2829.6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7.86%。公开资料显示,怡合达是目前国内最大的FA工厂自动化零部件一站式供应商。2019年实现营收7.6亿元,净利润达1.4亿元。

  除此之外,生态和治理业领域企业冠中生态、医药制造业领域企业回盛生物背后也有深创投的身影。

  “注册制,对我们所有的投资机构而言都是一个重大利好。”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曾表示,尽管今年疫情给整个创业和投资领域带来了一些挑战和压力。但根据机构的系统研判和分析整个投资形势,深创投还是坚定看好、看多中国市场。开年以来,深创投加大了投资力度,今年投资量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增长。

  此外,已获受理IPO企业读客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读客文化),曾在2017年获得君联资本领投的1.28亿元A轮投资。这是当时国内民营图书出版领域最高的单笔融资项目。融资后,企业估值20亿元。

  读客文化的主营业务是图书的策划与发行及相关文化增值服务。据招股书披露,该公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001万股股份,不低于本次发行后总股份的10%。截至目前,君联资本旗下的君联亦同持股5.05%,为公司第四大股东;知合资本旗下的知和上银持股2.52%,为公司第六大股东。

  另一家已获受理IPO企业锋尚世纪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锋尚世纪)背后,同样有VC支持。

  锋尚世纪业务范围涵盖大型文化演艺活动、文化旅游演艺、景观艺术照明及演绎等多个领域的创意、设计及制作服务,曾负责2008年第29届奥运会开闭幕式灯光设计及制作等多个具有影响力的项目。

  招股书显示,锋尚文化在2017年12月以12亿元估值引入了IDG资本管理的基金和谐成长二期。目前,和谐成长二期直接持有锋尚文化15%的股份。

  锋尚文化方面表示:“和谐成长二期入股前,公司股权结构较为单一,而作为知名投资机构IDG资本管理的基金,和谐成长二期能够在公司治理、经营管理方面为公司提供合理。”

  另外,专注于微加工领域的激光器生产商和解决方案提供商英诺激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第八大股东为启赋资本旗下启赋国隆,持股1.41%。

  有投资人表示,不同于科创板强调的“硬科技”主题,创业板注册制明显更具包容性,目前已受理IPO企业名单中,囊括了制造、软件、服装、文娱、消费、互联网等众多行业。

  肖冰曾称创业板注册制是中国资本市场最后一次红利,并呼吁所有的优秀企业都应该积极的行动起来,备战创业板注册制。

  肖冰提到,注册制的落地给了市场明确的预期。首先,企业上市时间可以确定。注册制审核周期采取“3+3”,即审核不超过3个月,反馈也不超过3个月。大部分的企业可以在4-5个月完成,并且效率越来越高。同时,企业能不能上市非常确定。此前,证监会审核过会率波动较大,时高时低。目前,科创板过会率达100%。不能过会的企业,在材料受理后的很短时间内就会被告知。相比于以前排队几年后才被毙掉,目前的制度可以大大节省企业时间。

  此外,有VC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创投的业务是“募投管退”,如果没有退出,这个行业就没有办法良性循环。基金管理LP的钱,需要有退出才能良性循环,退出对创投机构至关重要。而注册制让基金退出更加顺畅,反过来对机构募资也有好处。有了大量退出案例,LP才愿意把更多资金投入到创投行业中,从而推动行业进一步良性的循环。

  有人说,对于一级市场而言,2020年最大的风口是“A股IPO”。目前,大小投资机构摩拳擦掌,要抓住中国资本市场这最后的红利。

  随着创业板注册制的落地,A股IPO数量必然再上一个台阶。源政投资董事长杨向阳表示,科创板注册制、创业板注册制改变了市场格局,让符合一定规则的企业都能上市,让市场竞争充分化。

  肖冰认为,正是由于注册制带来的制度变革,资本市场的活力被激发,中国资本市场IPO数量会迎来爆发式增长。“中国A股过去IPO数量最多的一年是430多家,纳斯达克最多的一年是700多家。而A股在明年有望超过纳斯达克的纪录。”

  但也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目前准备上市的很多企业是VC/PE在前几年一级市场泡沫时代,所投资的项目。这些泡沫二级市场能不能接得住,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同样,企业上市后,投资机构是否能顺利退出、回报是否能令LP满意也是未知数。

  类似的事情在美股、港股市场上,已先一步发生。此轮中概股上市潮中,众多企业“流血上市”,估值腰斩。

  有美元基金合伙人曾提到:“不上市都是十亿、二十亿美金的独角兽,一上市就变成了三亿、五亿美金的公司,这种上市有什么意思?”

  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表示:注册制落地后,上市企业数量增多,但上市后企业依旧要经历大浪淘沙的过程,真正有价值的公司上市才有交易量。“很多企业到美国上市后,估值跌掉70%、80%,交易量又很小,一天几十万。即使被投企业上市了,投资机构也无法退出。这种上市毫无疑义。”

  现阶段虽然创业板、科创板交易很活跃,但几年之后,所有资金还是会集中到头部企业,朱啸虎提到:“创业目的不是上资本市场,而是把产品做好,把用户服务好。企业上市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如果一开始就瞄准资本市场,其实创业的初心就是歪的。

  肖冰表示,随着资本市场逐渐成熟,注册制红利总有一天会消失。在未来的一两年时间里面IPO会很热闹,但是等到破发和发行失败的现象大规模出现,说明资本市场开始成熟,到那时IPO的数量也会降下来。

  目前,科创板已运行一周年,上市企业的回报分化也已初现。以2019年7月22日挂牌上市的首批25家公司为例,回报最高的安集科技,回报倍数高达19.4倍,而有5家公司的投资方回报倍数还不到1倍,其中最低的只有0.2倍。这对于存续期长、管理费高的VC/PE基金而言,这样的成绩恐难以令LP满意。

  不少投资人认为,注册制绝非意味着上市门槛降低。随着一二级市场估值水平收窄,投资机构不仅要有优秀项目的识别能力,还要能够通过投后服务为被投企业增值。


 


                                                        fun88乐天堂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