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010-64168475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9号东环广场A座写字楼9层
邮编: 100027
电话: 010-64168578
传真: 010-64748699
邮箱: service@lujialawyer.com
非公募基金会的筹资困境:经济增速放缓波及募

来源:fun88乐天堂     发布时间:[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近来,世界银行和IMF等国际机构纷纷下调了世界经济增速,中国经济也感受着蝴蝶效应,并已经波及到以散财为主业的公益行业,基金会募款的形势不容乐观。

  “一个明显的例子,几家大型的非常有影响力的基金会上半年募款状况都不太理想,筹款压力比较大,甚至有的筹到了当年目标的20%。还有的基金会考虑在资金压力下如何转型。”日前,在广州举办的第四届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上,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说。

  据福布斯发布的2012年中国慈善榜统计,2012年第一季度,全国的捐赠总额约为48亿,同比去年下降了41%。王振耀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捐赠的短缺无疑成了基金会面临的最大的挑战。”

  对于经济增速放缓带来的影响,SEE基金会秘书长刘小钢深有感触,她表示,基金会11月2日在举办的“中国企业家公益之夜”活动仅筹得了1300万元,其中绝大多数仍为SEE会员捐赠。而实际上,在年初策划该活动时,基金会计划筹款2500万。“发现经济形势不好,大家心里变得没底,不得不调整降低目标。”

  SEE基金会成立于2008年,是由国内近百位知名企业家发起成立的非公募基金会,其主要捐赠收入来自于约200个固定的SEE会员,这些企业家承诺固定每年向基金会捐款不少于10万元,这部分收入每年约有3000万。

  事实上,SEE基金会2011年通过的新战略规划显示,计划用五年的时间对环保行业累计投入不少于5亿人民币的公益资金。现在看来,其募集到的资金显然与此相比还有一段距离。“整个经济形势不好,我感觉对公益很有影响。”刘小钢说。

  面临筹资压力的非公募基金会不仅仅是SEE基金会一家,即使有着非常专业的金融背景的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下简称真爱梦想)也难逃经济下滑带来的影响。

  针对其捐赠收入,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吴冲介绍说,从2012年初到现在,基金会共募款4500万,同比去年约增长40%,已经完成了年初设定的目标。但是“对比以往的增长率,40%算是很低的”。

  上海线月成立,由国内曾从事金融行业的专业人士以私人财产创立。因为每年详细公开审计报告和财务数据,并从2009年开始公开举办年报发布会,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因而成为国内首家按照上市公司标准公开发布年报的基金会。

  但是,即便如此,2011年,基金会投资还是出现了亏损,虽然亏损总额不到10万元,但是,“我能明显感觉到经济的虚脱。”吴冲坦言。

  相对于非公募基金会的“心里没底”而言,有着背景的公募基金会受经济危机的干扰则要小得多,捐赠收入几乎没什么影响。

  “企业对基金会的捐赠,并未因经济危机而减少。”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理事长魏久明说。他表示,今年共收到捐赠8000多万,其中有655次企业捐赠,一共捐了4300多万,个人捐赠近3900万。按百分比算下来,企业捐赠占54%,个人捐赠占46%。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涂猛虽然表示,基金会起初对于经济形势的下滑,的确“没有信心,而且感觉不安全”。但现在看来,“今年募款达到目标问题不大(2.5亿元)。”但他也表示,企业税社会公益式的捐赠是财富创造的效应,经济下滑肯定会受影响。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也感受到了来自经济形势下滑带来的压力和挑战,但值得高兴的是,“大额捐赠下降,小额捐赠却在稳定持续的增长。”秘书长杨鹏表示,因此壹基金现在还是筹到了3470万元,预期年底会达到4500万元,比去年增长20%左右。

  但杨鹏也坦言,即便这样,在进行结构分析时却发现企业的捐赠下降。企业捐赠下降不是企业捐赠数量的下降,而是单个企业的捐赠额下降。“比如原来说好捐100万,因今年经济不好只给30万。”

  作为大型的、老牌的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却没有受到经济形势的影响,反而做了一笔大单,“他们赚了10亿。”王振耀笑着说。

  王振耀称,在今年10月17日,中国扶贫基金会与国家开发银行签署了微小贷款扶贫试点合作协议,将双方合作金额由2亿元提高到10亿元,用于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小额信贷扶贫项目,这是目前国内小额信贷领域最大的一笔批发贷款。

  对此,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执行秘书长窦瑞刚没有感到惊讶,他表示,在中国,企业与公益组织合作的动机大多都是与的沟通与博弈,即通过向公益组织的捐赠来和换取利益。原因在于,“公募基金会有资源,它们可以给予捐赠企业以各种各样的荣誉和好处,所以很多大企业会选择给传统公募基金会捐款。”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是由腾讯公司发起的,成立于2007年6月。基金会成立之初,董事会就承诺将企业每年不超过一定百分比的利润捐赠给基金会。“所以我们基金会也不存在募款问题。”窦瑞刚笑着说。

  窦瑞刚还分析说,从美国来看,经济形势好坏与否,基金会决不会讨论筹资问题,只会说因为股市不好,投资收益少了,所以只能减少资助支出。“基金会有筹资问题,恰恰说明在中国没有美国典型意义上的基金会。”窦瑞刚说。

  自2004年以来,我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迅猛。截至11月20日,2012年中国非公募基金会数量达到1591家。但因为生非贵胄,筹资问题就成了非公募基金会发展永远的“硬道理”,而在经济形势趋紧时期,这一问题变得尤其重要。

  魏久明就在会场上分享了儿慈会的三个募款经验:一是先项目后募款。“项目是基础,把救助和募款相结合,比如基金会为打拐的孩子募款,设计了一个项目叫‘回家的希望’,受助儿童会得到救助和医疗救助两方面共计不超过5万元的一次性救助。我们把这个项目设计出来,钱说清楚,拿着项目再向社会募捐。”魏久明说。

  二是“合作募资”,即设立专项基金。魏久明举了个例子,有一个老板捐了5万元要救助西部儿童,于是基金会就专门设立了一个“西部儿童救助基金”,让老板自己来管理,基金会再配备专职人员一起做。

  第三个方法就是奉行“把捐赠者当”的原则,做好捐赠者和受助者的服务,“基金会要求在收到捐赠后,5天之内一定要把感谢信和寄给捐赠人,捐一块钱的也要寄,感谢他为基金会、为社会做出的贡献。所有的去向及时公开,用公开透明来增加机构的公信力。”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的经验是在2009年启动了“月捐计划”,面向个人用户推出了新型网络公益方式,该计划爱心人士,通过每月小额捐款的形式,长期关注和支持公益项目。“这很适合网络筹款的特点,很明白。使得几年来基金会的捐赠收入一直平稳增长。”窦瑞刚说。但他同时表示,从长远来讲,网络筹款还要在两方面下功夫,一是建立每个对接的项目源;二是基于项目和具体救助对象的捐赠。

  刘小钢则表示,作为企业家为主的基金会,要做的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用平常心接受目前这样的经济形势。“我自己感觉这个形势有点挑战,反而给了我们一些机会,这个机会在于内部怎样将自己的能力提升。现在很多机构都存在着内部能力不足的问题,内部能力不足,就没有筹资空间。就SEE来讲,把我们现在的钱用好,项目做得更扎实,孕育出更多的民间环保组织,并增强与这些组织的合作,就是最重要的。”

  吴冲也认为“危机会带来一个调整机会”,但是一定要做到两点:一是要看在现有框架下是否需要收窄项目;二是要做好研究,“比如‘免费午餐’是解决基本的问题,有产业链,产业链中有哪些管家,他们在干什么。”在研究中变得专业和关注,才能渡过。

  对刘小钢和吴冲的说法,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会长何道峰表示同意,他给非公募基金会开出的药方就是苦练内功和灵活应变。“活下来是硬道理,发展自己和存活自己,存活放在第一位。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活’里练内功。而灵活应变就是抓住市场,盯住每一个机会,发现机会就冲过去。”何道峰坦言,郭美美事件以后,扶贫基金会也很难做,但因为还有一个小额信贷,还是做得不错。捐款难,借款总是容易一点,那就向银行借款来发展小额信贷。何道峰鼓励非公募基金会消除顾虑,在合理的范围内勇敢突破。


 


                                                        fun88乐天堂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